气动阀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气动阀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巴拉圭球员受骗案初步解决被疑经纪人当面证清白

发布时间:2021-01-13 12:37:27 阅读: 来源:气动阀厂家

巴拉圭球员受骗案初步解决 被疑经纪人当面证清白

昨天晚间,被无辜指为诈骗者的中国经纪人王长柱(英文名克瑞斯)宴请了一干受骗来连的巴拉圭球员,并为已经身无分文的巴拉圭人购买了从大连飞抵中国香港的机票,最大限度帮助他们解决困难。之前,通过当面对质,他已经向外籍经纪人艾德尼斯证明了自己的清白。“到底是谁在诈骗,现在还查不出来。但我们还是应该尽自己的力量维护中国足球形象,别让人因为误解而对中国足球产生什么偏见。而且,这些球员是无辜的,我也愿意尽自己的能力来帮助他们,为他们承担机票费用。”至此,巴拉圭球员受骗案已经得到了初步的解决,王长柱慷慨解囊,也让对方十分感激。唯一的遗憾是,真正的诈骗者至今还未查明。当面对质,艾德尼斯不认识克瑞斯昨天下午,专程赶到大连的王长柱带着律师赶到了优豪特酒店,因为无辜地被指为诈骗者,他希望能够通过当面对质,来证明自己的清白。事前,王长柱与记者取得了联系,希望记者能够当场做个见证。而在进入酒店之前,他还与律师互换了外套,并要求记者,与艾德尼斯见面后,不要直接告诉对方谁是克瑞斯,“他不是说认识我吗,那就让他自己认一认。”王长柱与律师都戴着眼镜,但个子要比律师高,两人相貌也并不相像。站在艾德尼斯面前,很明显感觉到外籍经纪人有些发蒙。左右环顾后,他的眼睛盯向律师:“是你?你不认识我吗?

”律师反问:“你认识我吗?我是克瑞斯?你在哪里见过我?

”艾德尼斯更加迟疑,转头向记者抱怨:“在我们眼里,中国人长得都是一个样。就像我找5个黑人到你面前,你能认出来谁是谁吗?而且,去年我也只见过克瑞斯一次。

”同意报警,面对警察却又临时变卦前两天接受采访时,艾德尼斯坚持不报案,但在昨天下午,他改了主意,但同时提出,请警方不要去找那些球员,因为他们与此无关。记者帮艾德尼斯拨通了110,很快,两位警察来到了酒店,询问情况。此时,艾德尼斯再次改了主意,表示自己愿意配合警方调查,但他不报案。艾德尼斯担心,一旦报案,可能自己的行动就会受到限制。警察明确告知,如果他真的受骗,报案后他的自由并不会受到限制,但艾德尼斯仍然坚持,“我这两天还有其他安排,我不想因为报案耽搁了这些事情。我们已经来到了这里,现在只想能给球员找到一些机会。现在看,这非常困难了,那我也只有认了。

”不报案,就谈不上立案。警察同时询问王长柱是否要报案,后者表示,他已经在其他地方向警方反映了情况,他非常希望警方能够调查清楚这件事情,以证明自己的清白。确认双方都不报案的态度后,警察离开了现场。临行前告诫大家,要心平气和地进行沟通,不要发生任何治安事件。关键时刻,忘记了自己邮箱的密码记者问艾德尼斯,既然之前见过“克瑞斯”一次,为什么仅凭电话和邮件沟通,就相信了对方,直接带着巴拉圭球员来连,他回答说,他也是通过其他人的介绍,才认识的“克瑞斯”。当记者问他能否提供介绍人的情况时,他用手机查了半天,找出了一个名叫霍里格的联系人,电话号码则是希腊的。艾德尼斯拿着手机给王长柱看,但后者表示,他根本就不认识这个人。随后,艾德尼斯又向记者解释说:“‘克瑞斯’通过电子邮件给我发来了邀请函,之后我拿着这份文件找到了西蒙和霍里格看,他们说没问题,所以我才带人来了。

”王长柱表示,他认识西蒙,艾德尼斯则解释说,霍里格是希腊的一个经纪人。如此,往来的电子邮件就成为了最主要的线索与证据。不过,艾德尼斯表示,换了上网环境后,他已经无法进入邮箱。“我原来的密码是自动保存的,现在要我重新输入密码,但我记不住密码了。

”11日,艾德尼斯曾向大连电视台记者展示过这封邮件,但在王长柱面前,他无法继续展示,也不能证明自己确实与王长柱进行过邮件往来。“我们经纪人的资料在国际足联都是有注册的,手机号码、邮箱,都可以在网上查得到。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一口咬定是我,但现在他又证明不了什么。

”王长柱苦笑说,自己这次真够冤的。无可奈何 一个价值3万美元的教训虽然平白无故地被牵扯进来,但王长柱并未迁怒于艾德尼斯。他告诉后者:“这件事很重要,不仅你我是受害者,连大连阿尔滨[微博]与哈尔滨毅腾都受到了牵连。这关系到中国足球的名声,还关系到5位年轻球员对中国足球的印象。他们满怀希望而来,却遭遇了这样的事,回国后他们会如何评价中国足球?这件事非常不好。当我看到你的眼睛和几位队员的眼神,我相信你是被骗来的。我相信你是好人,我也是好人,肯定有什么坏人从中捣鬼。我不知道这个骗子是谁,这件事他做得太不职业了。

”王长柱表示,他迫不及待想要看一看邮件,“我可以帮你查一下到底是谁发的。

”艾德尼斯回答说,他现在确实打不开邮箱,“但请相信,我是个好人。我跟你做一样的工作。我没有必要千里迢迢飞过来骗你,这对我没有任何好处。

”王长柱再次要对方确认,“那个‘克瑞斯’是我吗?你能确定吗?”艾德尼斯说,去年他曾与“克瑞斯”吃过一次饭,还留下一张照片。不过,他拿着手机翻看了半天,“不知道什么时候删掉了。

”手机中其他照片显示,艾德尼斯确实到过北京。只是不知道,他认识的到底是哪个“克瑞斯”。王长柱转向记者,“看他也不像是胡搅蛮缠的人啊,他大老远来图什么啊?就图泼我一身脏水?

”他告诉艾德尼斯,“我可以确定,你之前不认识我,我们之前没有任何联系,无论是电话还是电子邮件。我从北京过来,为的是证明我的声誉。我愿意帮助你,但是你必须说实话,现在记者们都在,我希望你能对他们说,跟你吃过饭的那个‘克瑞斯’不是我。

”艾德尼斯十分泄气,“这件事是个教训,一个价值3万美元的昂贵教训。以后我会找更多的人核实邀请的可靠性。 ”慷慨解囊,不愿让客人留下坏印象事情已经基本明朗,王长柱分析说,不排除有专业人士做这件事的可能性,“虽然邀请函漏洞百出,但程序是对的,如果是外行,可能都不懂这些。

”在他看来,证明自身清白固然重要,维护中国足球声誉同样重要。同样无辜躺枪的阿尔滨俱乐部也派了一名西语翻译到现场了解情况,王长柱通过他告诉巴拉纳FC俱乐部秘书长,希望不要因为此事而对中国足球产生误解。后者马上询问,能否帮5名球员联系一个去处。这多少有点强人所难,秘书长随即表示,他们在巴拉圭有3家俱乐部,希望今后能通过王长柱向中国输送球员。后者笑称,“那必须是高水平球员!

”晚间,王长柱宴请了巴拉圭球员。这几天来,他们都只能吃饼干度日。王长柱同时慷慨解囊,为他们购买了飞抵中国香港的机票。来中国之前,他们已经预订了巴拉圭到中国香港的往返机票,到香港后,只需改签即可。“我看那些年轻球员也都挺不容易,再说,中国足球水平虽然低了点,但我们还是要努力维护不是?

android代码混淆

java在线学习

数据库 怎么学

java课程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