气动阀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气动阀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四川宜宾单身父亲每天走28公里接送残疾儿子上学

发布时间:2020-07-13 15:37:42 阅读: 来源:气动阀厂家

每天的上学路上父子俩都要翻越6、7个这样的陡坡。

小强认真写字

每天6点起床,7点背着儿子准时从家中出发,步行两小时山路将儿子送到7公里外的凤西小学,下午4点再到学校门口接儿子回家。这是单身父亲余旭康的一天。

半年来每天6小时,来回跑四趟送儿子上下学,余旭康穿坏了3双胶鞋,步行超过2500公里。这位来自宜宾县凤仪乡燕子村的父亲有一个愿望:把12岁但只有90厘米,三级残疾的儿子小强(化名)送进大学。

不知病因:12岁才上小学一年级

今年12岁的小强身高只有90厘米,“手脚是弯的,脊梁骨也是弯曲的,后背有隆起。”因为身体残疾,小强12岁了才上小学一年级。

说起孩子的病情时,余旭康的表情显得很凝重。“从乡卫生所一直到城里的医院都去看过,可医生也查不出是什么病,也没有出诊断书。”说起儿子的病情,这个不爱说话,但喜欢咧嘴笑的山里汉子余旭康显得有些一筹莫展。小强的妈妈是云南人,小强3岁时,她一次回娘家后就一去不回。此后,余旭康又当爹又当妈,拉扯孩子长大。

坚强父亲:背儿子上学 半年步行2500公里

由于学校离家有7公里的山路——一路上要翻越大大小小六七座山坡,且小强身体残疾,余旭康必须每天接送儿子上下学。每天上午 9 点准时把小强送到教室,余旭康要返回家中抓紧时间干农活。

为了让儿子正常上学,无论严寒酷暑,余旭康每天清晨6点就要起床,7点钟准时背着儿子从家中出发,爬坡上坎步行2个小时的山路到达7公里外的凤西小学上学。下午4点,再到学校门口接儿子回家。半年来,为了接送儿子,余旭康每天都要走上将近6个小时的山路。

而按每天步行28公里,上学期至今,余旭康已经步行了约2500公里。因为每天都要走崎岖的山路,半年下来,余旭康穿坏了3双胶鞋。

路上最危险的是不知道哪里来的野狗。“有一次遇到一群野狗围成一排把我的路都挡了。”因为常年在山里生活,对付野狗也有自己的招数。“口里一边吆喝,手上还要拿一根棍子来赶。”多有了几次,野狗们渐渐不再近身。

“从来没迟到过。”余旭康裂开嘴略带自豪地笑着。

懂事小强:上课认真 别人玩耍他在写字

因为小强腿脚不好,在背篓里站久了会累,余旭康会在半路上歇歇脚。“他有时候会对我说,爸爸,你天天背我,辛苦了。”听到沉默少语的儿子的这句话,余旭康觉得自己再疲惫也充满了力量。

上课认真执着,是班主任王晓燕老师对小强的评价。在课堂上,小强偶尔也会回答一些问题,总体比较内向而小强最喜欢的也是班主任老师的语文课。20日上午第三节课下课时分,不少小学生都在教师里嬉戏玩闹,但坐在一年级一班第一排的小强却两耳不闻窗外事,认认真真一笔一划地写着生字。

上午最后一节课是体育课。上课铃一响,小强跟着班上的同学们快步奔跑到校园中的操场。“下面四个同学一组开始跑步。”体育老师王可整理好队伍,开始安排这堂课的内容。与小强分在一组的是一名男生和一名女生。跟这些大多只有7岁的孩子比起来,他还不到孩子们的肩膀。

“预备——跑!”体育老师一声令下,小强身边的两个孩子像箭一样射了出去,别人都已经开始折返,但小强还没跑完第一遍。不过,这时也没有同学的讥笑,所有人都望着不放弃的小强,直到他跑完全程。

在采访过程中,小强显得十分腼腆。当说到最爱看的动画片的时候,两只小眼睛一下子亮起来。“我喜欢喜羊羊还有熊出没。”余旭康说,小强每天回家做完作业的第一件事,就是看动画片。

一天特写:父子两人的上学路

20日早上6点,闹钟刚响,40岁的余旭康便翻身下床。他动作迅速但轻盈,生怕吵醒了身边仍在熟睡的儿子。起床后,他打开柴灶生火,开始烧水热饭。

一切准备就绪已经是清晨6点半,余旭康轻声将儿子小强唤醒。不同于一般小孩喜欢赖床,小强没等父亲多叫一声,便睁开双眼立刻起床。穿衣洗漱后,就着剩菜吃下半碗热饭的小强便催促父亲上路。

此时已是早上7点,山里的天还是一片黑暗。天有些冷,余旭康搓了搓手,双手把小强抱起轻轻放进竹背篓站好——这是半年前为了送儿子上学余旭康亲手编织而成的。随后拿上手电筒,余旭康便背起儿子开始向7公里外的凤西小学进发。

父子俩居住的燕子村是宜宾县凤仪乡中最为偏远山村之一,从村里到凤西小学的7公里道路上,陡坡一个接着一个,行走起来十分困难。就是习惯走山路的余旭康,一个单边也要花上1个半小时的时间。如果背上儿子走的话,他往往要花两个小时才能到学校。

早上8点50分,父子俩终于抵达凤西小学。“爸爸,慢哈早点来接我哈!”将儿子送到教室后,小强对着父亲喊道。“乖乖读书,放学就能看见爸爸了。”余旭康说。

“叮叮叮……”上课铃一响,余旭康背着竹背篓再次踏上了回家的路。他得回家抓紧时间干活挣钱。

下午2点半,余旭康放下锄头,擦了擦脑门上的汗,背上背篓从家中出发,他得赶在放学时分把儿子小强接回家。

下午3点55分,随着一声下课铃响起,宜宾县凤仪乡凤西小学放学了。坐在第一排的小强回头望了一下,发现父亲余旭康已经等候在了教室门口。待老师布置好作业后,余旭康便帮儿子收拾好书本,跟来时一样,背着他走出校门踏上回家的路。

“不敢耽搁。”虽然背着28斤的儿子,但余旭康脚步却格外轻快。他说,只有走得快,才能尽快在天黑前赶回家。

这就是余旭康,这个 40岁、身高不到1.5米的山里汉子最普通的一天。

父亲心愿供儿子上大学

驮着儿子上学的余旭康,身上换得最频繁的就是鞋。“下雨的时候路更烂,那个时候穿胶鞋都不顶事,要穿雨靴。”余旭康差不多每两个月就要穿坏一双鞋,半年来已经穿坏了3双鞋。

因为每天都要步行差不多6个小时的山路接送儿子上学和放学,余旭康地里的活儿也荒废不少。为了儿子,这个身高只有1米5的农村汉子表示再苦再累也不怕,因为只有小学文化的余旭康心中有一个大大的心愿。“我还想供儿子上大学。如果他读不走,我也希望他能学一门手艺,以后能够自食其力。”多方帮扶背儿子上学将成为历史

余旭康父子的故事感动了不少人,他们所在凤仪乡燕子村村支部书记告诉记者,为了让父子俩的生活更宽裕,2013年年底,村上给予了余旭康父子300元的一次性临时救济费,今年1月21日,又进行了宜宾市信用联社对口扶贫的500元补助,希望缓解他们的困难。

20日,宜宾团市委的相关负责人表示,自从2月15日宜宾团市委收到余旭康父子的求助信后,当即着手了解他们的具体情况。20日,团市委已经为他送去助学金3000元,并协调春苗助学落实从小学到高中阶段的学习生活补助,公安局正在积极为他寻找母亲的下落,民政局正在为他落实低保政策。“小强从小学到高中的学费,都已经协调落实。”

目前,小强与父亲的愿望正在一个个地实现。小强所在的凤西小学虽然是一所寄宿制学校,但因为如今还未完善一些相关设施,所以暂时还未对学生开放。考虑到小强的实际情况,凤仪乡的乡干部们想到了给两人校外租房。“租房的费用由乡政府来承担,根据政策,小强父亲的低保要7月份才正式办下来。在此期间我们将每月补助小强100元生活费。”(华西都市报 江瑶)

鄂尔多斯定做职业装

醴陵西装设计

大连工服制作

锦州订制职业装

相关阅读